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
閒人野鶴 笑看風雲 | 31st Mar 2013 | 一般 | (15 Reads)

一講古典音樂 ,可能會給人一種很莊嚴,高不可攀的感覺 ,都可能會令人覺得很沉悶 ,想訓覺,以及老杭先會去聽 。

但我郤不這樣認爲 。

一講古典音樂 ,可能會給人一種很莊嚴,高不可攀的感覺 ,都可能會令人覺得很沉悶 ,想訓覺,以及老杭先會去聽 。

但我郤不這樣認爲 。

大概三年前左右,我開始主動接觸西洋古典音樂,仍清楚記得第一首我開始接觸的古典 ,是Pachelbel 的Canon in d 。這首曲的旋律 ,你一定哼得出 ,可能你不知道這首曲是帕海貝爾所作 ,但我敢打包單 ,你實聽過 。當你去咖啡店 ,書店 ,婚禮 ,甚至當你在厠所與大佬對抗時 ,在你耳畔那優美又動人心弦的旋律 ,可能就是那首D大調的卡農。

三百多年前的Pachelbel , 大概想不到 ,自己的曲子在今時今日 ,二十一世纪 ,仍然那麽受歡迎,就知名度來説 ,可跟莫札特的土耳其進行曲齊名,甚或更高 。


就是這首平易近人的曲子引領我輕敲古典殿堂的大門 。


其中一位我十分喜愛的作曲家,貝多芬 ,凡有他的演奏會 ,我都盡量去聽 ,因爲他的不屈不撓及堅强硬朗的性格深深吸引着我 ,我會嘗試從他的樂曲中感受他。有一次,去聽了一個有貝多芬的交響曲的演奏會 ,曲畢時竟然有一種感動 ,看着指揮的背影 ,仿彿貝多芬本人就在台上 ,指着自己的作品 。

他輕聲説 ,我會扼住命運的咽喉 ........

他的背影 ,肩挑起一個時代的使命。


古典音樂就像一位耄耋的智者 ,流行曲就像小童一樣 。老人有責任 ,教導小孩向正確方向成長。 有時有神童的出現 ,但不聽教的更多 。

某天,神童站在老人前 ,老人輕摸他的頭髮 

:「孩子啊  ,儘管我已活了幾百年 ,但身子仍很健壯啊,未有歸西的跡象,希望你亦可活到我這把年紀啊!」 神童微微點頭  : 「我會努力把自己做好」